站内搜索 关键字:      湖南心理咨询网---为您提供心理咨询平台,在这里给您的心灵一片纯净的天地...
完形治疗法的技术(二)
文章来源:   作者:   时间:2008-08-26
预演练习(the rehearsal exercise)

   就培尔斯的看法,我们内心的许多想法其实都在预演中。我们常在想象世界里预演我们在现实社会中所期望扮演的角色。而当实际表演开始时,因为怕自己演不好,恐惧与焦虑便袭涌而至。由于内在的预演消耗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因此抑制了我们的主动性,也阻碍了我们去尝试新行为模式的意愿。

    借助团体成员相互帮助的治疗方式,并彼此分享预演的情境,可使当事人更能察觉出他们内心预演各种社会角色的进行情形,同时也使得他们更能察觉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并设法去达成。此外,藉此也使得他们自己更能察觉到希望被他人赞美、接纳和喜欢的程度与范围。

  夸张练习(the exaggeratiOn exerciSe)

    完形治疗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使当事人对自己身体语言所传递的微弱讯号或线索更能敏锐地察觉。虽然动作和姿势都能够藉之传递讯息,但所表达的也许并不很完全。若能要求当事人重复地夸张其欲表达的动作或手势,将可使之与该行为有关的情感强烈化,进而使其内在隐藏的意义更清楚地表现出来。

    有一些行为颇适于运用此项夸大技术,诸如:要表达痛苦或一些愤怒情感例如,抖动、弯腰缩肩、握拳、皱眉、苦瓜脸、双手盘胸等动作时,却面带不一致的微笑。以抖动为例,如果当事人告诉治疗者他的腿在抖动,治疗者此时可能会要求当事人站起来,更夸张地抖动双腿,然后为此动作作说明。

    夸张练习也可应用在语言行为中。如治疗者可教当事人重复说出他想掩饰的话,且愈重复愈大声,如此常能真的使当事人开始倾听自己真正的心声。

   感觉留置(Staying withThe feeling)

    当事人在情感或情绪不愉快而想逃避的关键时刻,治疗者即要求对方保持着这样的感觉。绝大多数的当事人都想逃避恐惧或不愉快的感觉,但治疗者会藉着要求他们停留在体验到的恐惧或不愉快中,从旁鼓励他们趁机去深入探讨这些想要逃避的感觉。要去面对、体验感觉,不仅只需要勇气,同时也要愿意忍受去除障碍时可能遭遇的痛苦,但经历这些之后,却能使人们有崭新的成长。

     完形梦境治疗(the Gestalt approach tO dream WOrk)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梦是可以解析的,强调理智的观察,并运用自由联想去探析梦中所代表的潜意识意义。惟完形治疗法并不主张去解析梦境,而是要把梦境带至现实生活中使之重现。此时梦已不被当作是过去的事,而是要在现在表现出来。做梦的人或许正是梦境中的一部分。对于梦境的处理方式包括:展现梦境,回忆梦境里的每个人、事、物及心情,然后将自己变成梦中的每一部分,尽量去表现梦境,并引出对话。由于梦境的每一部分都假设是自我投射,做梦的人会为梦里的各个角色或短暂的际遇编造出剧本,而梦中不同的部分,就是自己的矛盾和不一致层面的表现。通过这些相互对立层面间的对话,当事人于是能逐渐察觉到自己情感表现的世界。

     投射观念是培尔斯梦境理论的核心,依其所见,梦里的每个人、物都代表做梦者投射的对象。培尔斯(1969a)曾做这样的建议:[从不可能的假设开始,而假定所有我们从他人处所见到的都只是一种投射而已。](P67)他认为,对感觉和投射两者的了解是一体的。因此,他认为不必去解析梦境、不用去玩那些益智性的猜谜游戏,或告诉当事人梦境代表的意义。当事人不需要去对梦境作探索,而是要把梦当作一个剧本,然后以梦里各部分的对话来作实验。当事人若能表演出内在对立的冲突面,亦就能吸收它们的差异并整合这些对立的力量。按弗洛伊德的看法,梦是通往潜意识的捷径,但培尔斯(1969a)却认为它是通往整合的捷径;(p.66)。

    培尔斯同时也认为,梦是人类最自发性的表现,它不仅代表未完成的事件,但也可能远超过这些末完成的事务或未实现的愿望。其实每个梦都代表着一个人存在的讯息和内心的挣扎,如果梦境的全部都能被了解与同化,则梦里的每件事物都可很容易地被察觉。事实上,在梦里所完成的每件工作都能导致某程度的同化。培尔斯认为,如果能适当地处理梦境,存在的讯息就会愈清楚。在梦境中藉着显露出遗漏的部分及逃避的方式,最能发现人格的缺失。如果不愿去记取梦境,等于是拒绝面对生活中的问题。因此完形治疗者会要求当事人谈论他们所遗漏的梦。

 以下所举的例子,即当事人在治疗者的辅导下,以现在式说出的梦境,其情境就像他们仍在梦中一般:

   笼里有三只猴子,一大二小,虽然它们显得极为吵闹,但他们却很吸引我,大小猴子后来彼此打架,最后竞跑出笼子爬到我身上,我把它们推开,它们在我周围继续争吵,简直令我无法忍受:我转身想去告诉蚂妈,我需要帮助,因我已无法再控制这些猴子,它们简直快要令我发疯。我感觉非常悲伤、疲倦和泄气、我离开笼子,同时也想我的确爱这些猴子,钽我必须放弃他们:我告诉自己也像别人一样,在平常喜爱宠物、而当情况变化时就想弃他们而去,我极力地想寻找解决的办法以保留这些猴子,不使这些可怕的结果发生。我决定把猴子继续关在笼子,我想这也许是保住它们的方法。

   治疗者接着要求当事人--布兰达(Brenda)[变成]她梦里的每个部分。此即要地[变成]笼子、[变成]猴子,并且跟每只猴子说话,再[变成]它妈妈……等。此项技术最具效力的地方就在于当布兰达在敍述它的梦境时,就好像这梦正在进行一样。她迅速地察觉到她梦里所表现的挣扎正代表著它和丈夫及两个小孩间的斗争。从对话中,布兰达也发现她既喜欢又怨恨她的家庭。她知道若让家人体察到她的感受,就必须与他们一起去改善长久以来紧张的生活步调。实际上,这些并不需要靠治疗者的解释来帮助她去了解梦境里所有显示的讯息。

预演练习(the rehearsal exercise)

   就培尔斯的看法,我们内心的许多想法其实都在预演中。我们常在想象世界里预演我们在现实社会中所期望扮演的角色。而当实际表演开始时,因为怕自己演不好,恐惧与焦虑便袭涌而至。由于内在的预演消耗了我们太多的精力,因此抑制了我们的主动性,也阻碍了我们去尝试新行为模式的意愿。

    借助团体成员相互帮助的治疗方式,并彼此分享预演的情境,可使当事人更能察觉出他们内心预演各种社会角色的进行情形,同时也使得他们更能察觉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并设法去达成。此外,藉此也使得他们自己更能察觉到希望被他人赞美、接纳和喜欢的程度与范围。

  夸张练习(the exaggeratiOn exerciSe)

    完形治疗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使当事人对自己身体语言所传递的微弱讯号或线索更能敏锐地察觉。虽然动作和姿势都能够藉之传递讯息,但所表达的也许并不很完全。若能要求当事人重复地夸张其欲表达的动作或手势,将可使之与该行为有关的情感强烈化,进而使其内在隐藏的意义更清楚地表现出来。

    有一些行为颇适于运用此项夸大技术,诸如:要表达痛苦或一些愤怒情感例如,抖动、弯腰缩肩、握拳、皱眉、苦瓜脸、双手盘胸等动作时,却面带不一致的微笑。以抖动为例,如果当事人告诉治疗者他的腿在抖动,治疗者此时可能会要求当事人站起来,更夸张地抖动双腿,然后为此动作作说明。

    夸张练习也可应用在语言行为中。如治疗者可教当事人重复说出他想掩饰的话,且愈重复愈大声,如此常能真的使当事人开始倾听自己真正的心声。

   感觉留置(Staying withThe feeling)

    当事人在情感或情绪不愉快而想逃避的关键时刻,治疗者即要求对方保持着这样的感觉。绝大多数的当事人都想逃避恐惧或不愉快的感觉,但治疗者会藉着要求他们停留在体验到的恐惧或不愉快中,从旁鼓励他们趁机去深入探讨这些想要逃避的感觉。要去面对、体验感觉,不仅只需要勇气,同时也要愿意忍受去除障碍时可能遭遇的痛苦,但经历这些之后,却能使人们有崭新的成长。

     完形梦境治疗(the Gestalt approach tO dream WOrk)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梦是可以解析的,强调理智的观察,并运用自由联想去探析梦中所代表的潜意识意义。惟完形治疗法并不主张去解析梦境,而是要把梦境带至现实生活中使之重现。此时梦已不被当作是过去的事,而是要在现在表现出来。做梦的人或许正是梦境中的一部分。对于梦境的处理方式包括:展现梦境,回忆梦境里的每个人、事、物及心情,然后将自己变成梦中的每一部分,尽量去表现梦境,并引出对话。由于梦境的每一部分都假设是自我投射,做梦的人会为梦里的各个角色或短暂的际遇编造出剧本,而梦中不同的部分,就是自己的矛盾和不一致层面的表现。通过这些相互对立层面间的对话,当事人于是能逐渐察觉到自己情感表现的世界。

     投射观念是培尔斯梦境理论的核心,依其所见,梦里的每个人、物都代表做梦者投射的对象。培尔斯(1969a)曾做这样的建议:[从不可能的假设开始,而假定所有我们从他人处所见到的都只是一种投射而已。](P67)他认为,对感觉和投射两者的了解是一体的。因此,他认为不必去解析梦境、不用去玩那些益智性的猜谜游戏,或告诉当事人梦境代表的意义。当事人不需要去对梦境作探索,而是要把梦当作一个剧本,然后以梦里各部分的对话来作实验。当事人若能表演出内在对立的冲突面,亦就能吸收它们的差异并整合这些对立的力量。按弗洛伊德的看法,梦是通往潜意识的捷径,但培尔斯(1969a)却认为它是通往整合的捷径;(p.66)。

    培尔斯同时也认为,梦是人类最自发性的表现,它不仅代表未完成的事件,但也可能远超过这些末完成的事务或未实现的愿望。其实每个梦都代表着一个人存在的讯息和内心的挣扎,如果梦境的全部都能被了解与同化,则梦里的每件事物都可很容易地被察觉。事实上,在梦里所完成的每件工作都能导致某程度的同化。培尔斯认为,如果能适当地处理梦境,存在的讯息就会愈清楚。在梦境中藉着显露出遗漏的部分及逃避的方式,最能发现人格的缺失。如果不愿去记取梦境,等于是拒绝面对生活中的问题。因此完形治疗者会要求当事人谈论他们所遗漏的梦。

 以下所举的例子,即当事人在治疗者的辅导下,以现在式说出的梦境,其情境就像他们仍在梦中一般:

   笼里有三只猴子,一大二小,虽然它们显得极为吵闹,但他们却很吸引我,大小猴子后来彼此打架,最后竞跑出笼子爬到我身上,我把它们推开,它们在我周围继续争吵,简直令我无法忍受:我转身想去告诉蚂妈,我需要帮助,因我已无法再控制这些猴子,它们简直快要令我发疯。我感觉非常悲伤、疲倦和泄气、我离开笼子,同时也想我的确爱这些猴子,钽我必须放弃他们:我告诉自己也像别人一样,在平常喜爱宠物、而当情况变化时就想弃他们而去,我极力地想寻找解决的办法以保留这些猴子,不使这些可怕的结果发生。我决定把猴子继续关在笼子,我想这也许是保住它们的方法。

   治疗者接着要求当事人--布兰达(Brenda)[变成]她梦里的每个部分。此即要地[变成]笼子、[变成]猴子,并且跟每只猴子说话,再[变成]它妈妈……等。此项技术最具效力的地方就在于当布兰达在敍述它的梦境时,就好像这梦正在进行一样。她迅速地察觉到她梦里所表现的挣扎正代表著它和丈夫及两个小孩间的斗争。从对话中,布兰达也发现她既喜欢又怨恨她的家庭。她知道若让家人体察到她的感受,就必须与他们一起去改善长久以来紧张的生活步调。实际上,这些并不需要靠治疗者的解释来帮助她去了解梦境里所有显示的讯息。

]]>
给力心理咨询 天慧心理 衡阳心理咨询网 心理咨询师 中华心理论坛 心理网 湖南心理咨询师协会 芙蓉心理咨询网
娅俐心理在线 心理咨询 森知心理教育网 郝医生爱心心理咨询 森知远程心理治疗网 湖南心理咨询网 上海心理咨询网
客户中心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心理咨询须知 | 心理咨询师招聘信息
高考考试